文章于2016-7-2由旧站迁移--迁移机器人


小记:

从7.12-7.15,三天(12下午出发)的时光,闯进了井冈山里,很短暂,短暂到眨眼间经过了一个多月,本来说回来后写写一下我们的“红色之旅”,一瞬间所有的事情压在身上,再也没找到时间,今天没有想到空闲出一下午的时光,用最白的话,写最普通的旅行最好不过,这两天连续的熬夜做东西,几十遍的改,也没有个好精神,愿一切都好。


正文:

转眼大一就结束了,军训也结束了,天气说好不坏,吃饱喝足的我迎来了久违的暑期,但是在这之前,先拥抱一下曲折却充满期待的社会实践吧,一个正直善良勤劳勇敢的青年人,当然是怀着憧憬的梦想去体验井冈山的红色文化,无论字面上的话多么冠冕堂皇,总之,这是一个曲折的开端,却精彩异常的过程。前面的曲折或许大家也不知晓,在这之前,某个人付出了多少努力和心塞也没人知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从什么时候说呢?2015.7.12.18:10。


此刻的我们已经在车上,一行人不多,我、领队妞、三炮、二炮、小肥、小彪彪、坨坨、尔康,8个人,8这个数字简直就是我们吉利数字,其实二炮,三炮本来不是这样叫,但是却在这次旅行中是额外的收获。好久没有结伴多人一同出行,所以感觉也完全不同,提前把井冈山所有的景点摸熟了,还没有这么认真地提前看过,也不容易。


本来晚上的车上睡一觉,睁眼就是目的地,一群人还是耐不住寂寞,小彪彪勤劳的在车上用笔记本玩游戏的一幕,仿佛还在我面前,打着“红色之旅”的旗号,车上的人却总是说一些低俗的话题,而这只是开端,仿佛并没有结局,”脏”这个字,被延续了一路并且至今仍在发扬。“爸爸的花落了”的人,扮演者猥琐却又美丽的形象,谈东说西,这种时候往往很少,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重新来一次的机会,也很珍惜吧,和彪彪、小肥是不熟悉的,小肥还好之前活动合作过,彪彪只是见过一面,那呆萌的眼神也是后面才注意的——小媚眼呀。


睡觉前一群寂寞的人,开始在车上玩游戏,第一次玩狼人,然后就被票死了,然后就成了每次被票的对象,这群混蛋,投票都看脸,哼!折腾到大半夜,各自爬上了床,上面的坨坨早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而领队妞上面的三炮却辗转反侧,谁知道想什么呢,闭上眼,这辈子没有过去,十几个小时的车途到了终点……


在井冈山车站中换了票,不是磁票,而是好久没有看到的红色车票。之前订好了农家乐,没有想象到底是什么样子,领队妞也挺担心万一定的不好怎么办。去最终目的地的路途简直艰辛,老板的小日产本来就不是坐8个人的,加上我们的行李,心塞的二炮身上4个背包,尔康更是一个大箱子压在身上,挤呀挤,貌似只有我最舒服。


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山风吹在脸上,就算是车上挤的要命,但是我们却切身感受着这种清爽,或许这种愉快也注定带给我们愉快的旅程吧。


到了大井(毛主席故居),老板姐夫(接我们的人)说我们定的那家房间已经没有了,说好了住在姐夫家里,顿时我就一惊,千万不要是条件变差,那样的话岂不是惨的要死要死的,跟着姐夫(就是老板姐夫,之后全部用姐夫)来到他的农家乐,上二楼发现,给我们的是套间,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两张挺大的床,都有独卫,还有客厅,沙发……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美妙,难以言说,我想可能姐夫这给我们房间要比原来哪里要好吧。到了房间都已经是临近中午了,一行人该洗澡洗澡,修正了一下,就跑去了毛泽东故居,我们是”红色之旅”,却是是的,但是总是在这个过程中,变了味道,每个人都变了味道,或许这才是纯真吧,变了味道不是对井冈山的不尊重,而是走路的过程中总是会谈谈“人生和理想”,然后,然后一切就都不好了……


15年2月的时候,说过以后再也不来江西了,因为那次去南昌一家老店太好吃,却忘记了中毒的辣,之后喝酒吃饭让自己连续十几天的身体都没有反应过来。但再次来了之后,又是那么的好,一切仿佛都是那么顺心,拍照,参观,继续着我们应该有的活动……不管是实践的内容还是我们自己的安排。路上总是能听到二炮那欢快的声音“你真脏”,没有人身的攻击,只有愉快的调侃,能调侃的来,能看的来,才是生活的快了吧。中午在姐夫家里吃的饭,本来想去尝尝老板娘的乌鸡,但是想想大中午的,也就放弃了,因为是在姐夫家里住,所以饭菜的价格都很便宜,一顿饭200多,吃的好饱,而小肥和二炮,便成了点餐专业户。


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吃了饭,休息了没多久就顶着太阳出去了,那个温度,那个阳光也只能用它本身去形容它,提前买好了票,无论是景点票还是车票,5天内随便玩耍,还是很不错的,于是,一群人坐车跑去了黄洋界。说实话,来井冈山之前,还以为是井冈山是山峰,但却是连绵不绝的山脉,虽然去了不少山峰山脉,由于内心的巨大差异,还是感受到了深深地震撼,怪不得红军能够在这里奋斗那么多年,果然是有它的道理的,某个山沟沟一猫,那时候交通哪里像现在开发的这么方便,估计是谁也找不到的,还特意的去查了查黄洋界保卫战,这样一来,是真的红色之旅的。


黄洋界上立有一块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第一次切身有这种体会,虽然没有经历过任何与之相关的年代,但是当站在下面的时候,俯瞰黄洋界下的悬崖峭壁,抬头仰望无尽的山峰,是呀,就是从这里开始,燃遍整个中国。该拍照的拍照,该干活的干活,唯一天公不作美的就是天气太热了,不过,大夏天的,热太正常了,当时只是心想,千万不要回去后晒成非洲友人,那可完蛋了。要发问卷调查,遇见一群身穿红军军装的长辈们,请他们填问卷的时候特别积极,顿时一群人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听着口音总觉得好熟悉,后来一想, 这不是山东口音吗,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原来是山东警察学院的,话说我一个班4个同学在那里……


在黄洋界上参观了很久,走山路,石阶,每个人都累,但是一路上大家都在欢声笑语的说着各种奇葩的事情,吐槽着这彼此,直到——第一个大笑点的来临。黄洋界上有个炮台吗,架了一架拍击炮(仿制),某个人上去用一个很奇葩的姿势站了一会,然后,一群在拍照的人出现了,然后不好的事情就发生了,“大炮”一词,从我们的口中变成了一个人的代名词,所以才会有之后的二炮、三炮还是山炮傻傻分不清楚。”大炮”让一时间红红色色的旅程瞬间充满了欢乐的气息,其实也应该这样,这才是一群人的旅程,能调侃别人,也能被人调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要说有什么好玩的,其实也就是来接触一下,然后一群人出来放松一下,好久没有放松,尤其这半年来,整个人的精神像是被摧残了一样,我想,我们这群人里面谁都是这样吧,估计小彪彪不会,因为小彪彪总是对二炮抛媚眼,我都担心,二炮被他勾搭去,这可是一个标准的直男,因为小彪彪变成了弯的,岂不是有点可惜……


竹园里摸摸了正方形的竹子,然后一群人针对各种竹子进行的讨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那时的我绝对是正直的,因为牙疼的啥都不想做,闷头走路,造币厂还是好好看了看的,不过文化低的人,连钱币上的一个字都不认识,简直是丢人。一下午的旅程基本上都是走路+坐车,但是却无比欢乐,谁知道为啥,反正我们是”红色之旅”,除了大炮的到来,其他都挺红色的。拖着累累的躯体,浑浑噩噩地回到了住的地方——老板家里(不是姐夫),据说老板娘做的乌鸡很好吃,然后点餐专业户就去了,二炮竟然勾搭老板娘,让我们也是一惊,然后他就和好几个老板娘成了好朋友……也是一种出门必备技能,能有不少好处。(实际上他是为了看着给我们做的饭菜是不是有不好的,尤其是肉类,也是蛮贴心的)


吃个饭也不安宁是注定的,非得说某个人晚上出去日狗,然后老板家的小白(其实是很大的一条白色狗,怀孕了,不害怕人,也不凶)就莫名其妙的中枪了。什么遗腹子呀等等之类,吃饭前的闲情逸致,然后悲催的那个人就和小白莫名其妙的打上了关系,只要看见小白,就必定是这个梗,万年不变的日小白,话说,还不知道那些狗里面那个是小白的儿子的父亲,狗圈也是够乱的。


守着这么好的住宿条件,守着一个套间,当然不能白白浪费掉,吃罢饭的嗨还是必须要有的,在老板家买了一堆不知道是啥的吃的,打了一瓶的米酒,一箱啤酒,决定回去嗨,结果收拾了好久,最后领队妞要忙工作,还有几个不知道在干吗,只有我和小肥、坨坨、尔康在斗地主,谁输了就喝酒,这个设定还是蛮不错的,知道我喝了不少之后才觉得,那个混蛋出的想法(好像是我自己),老板自己的米酒还是很好喝,最后走的时候,坨坨和尔康每个人都带了一小瓶子回家。小彪彪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那里玩游戏,时不时地会像在那边喝酒唱歌(喝了唱的好难听)自嗨的二炮抛媚眼,话说,二炮好像就是回来的途中有了二炮一说。二炮应该是第一天晚上最嗨的人吧,喝一点酒就红红的脸,迷人的小眼神,怪不得会和小彪彪来电。


酒没喝多少,却也折腾到了该睡觉的点,各回房间,累了一天,应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房间没有空调,但是山上的天气也不需要空调,晚上还是很凉快的,然后,夜正深……


第二天应该是我们过得最爽的一天吧,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不过有一点还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的”红色之旅”贯穿整个旅程,无论是二炮还是三炮,还是坨坨、小肥,都在无时无刻的调侃,谈笑,大家也难得快乐,本来一行中很多人,不是很熟悉的,甚至联系方式都不全,但是慢慢地在接触过程中变得熟知,也乐得交谈。以至于吃个早饭都能生出各种令人捧腹的笑点,当然,小白被日,依旧是难得逃脱的,可怜的小白。


为什么第二天过得最爽呢?一般出去玩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心塞,但是这次旅程相比较而言好的太多太多了。为了去看彩虹瀑,早早地坐车去走山路,爬石阶,脚下石阶滑,栏杆下便是深沟,不过倒也是做的防护安全,林间小道,招蚊子的二炮也不知道被亲了多少次,另外两个招蚊子的瞬间心里平衡了很多,也忘记走了多久,当彩虹瀑布在眼前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眼光正好,两条彩虹横在山涧上,那么的漂亮。下去后才距离瀑布小几米远,任由激起的水雾打在身上,那种感觉,就是和天地交融,或许也是整个旅程比较顺心吧,来到这里虽然山路崎岖,却格外的舒心,快乐。


在瀑布下面呆了好久,尽情的享受这种美好,很难与人一起享受山水的乐趣,难得,也永远印象深刻。去下一个景点的路却不是那么容易了。想起了电视中的情节,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原路返回,想想走了那么远的山路,才过来,再回去,岂不是难受死。所以想都没怎么想,奔着坐船点就过去了,还以为是游船,不过想想,那个地方哪里来的游船,冲锋舟带着我们飞驰而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次邂逅这美丽的彩虹,和这群美丽的人,小彪彪还是时不时的在抛媚眼,只不过貌似对象换成了坨坨(可怜的坨坨)。


值得一提的是,来井冈山几乎所有的行进方式都被我们尝试了,之后会有一个总结吧,没记错的应该都是来了一遍,冲锋舟上感觉爽翻,不过我却抓拍了一张二炮特别销魂、特别深沉的照片,激动的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然后不好的事情就发生了,领队妞的一张照片,拍的大家表情各种丰富,小肥在压头发(坐船风吹),彪彪还是在抛媚眼!然后,三炮那个夸张地表情,前面忘记说起,各种拍照里面,三炮永远是鬼畜的一个,从表情到动作,无以复加,最完美的鬼畜,最和谐的破坏情景,也不知道是不是拍的人的镜头和她有仇,恩,一定是这样的,那张照片简直就是罪恶,由于光线,我就可耻的沉默在黑暗中了,只能看见救生衣的我大隐隐于市……


冲锋舟还是兜了一圈的,这个票还是很值的,当然最值得的票,还是下午的笔架山的索道票,那是做过最好的缆车,没有之一!不过,上山之前还是要去吃个饭填填肚子,毕竟也是走了一路的,三炮的名字是二炮在和她争论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从”你个山炮”发展到”你就是三炮”,一炮而红,从此大炮就默默地退出了江湖,大炮当时一定是很欢乐的。


大家都在调侃二炮去勾搭老板娘,实际上二炮为了看着老板娘用我们挑的肉来做菜也是不辞辛劳,是个好男人,也不说,这种人才是比较好的,做事的时候就做事,能开玩笑的时候就开玩笑,能被人调侃,也能调侃别人,能关心别人,只是看起来不正经而已,可怜二炮被黑一路。最后还是饱饱地吃了一顿饭,老板娘的鸭子做的还是不错的,中间吃个韭菜竟然也能被调侃出各种情节,也是不得不佩服这群人。


我们都不知道,迎接我们的将是最最爽的一段旅程,因为索道好长,而且刚好做8个人,本来我们是9个人,结果一个人不能来,我们的所有事情都是以8开始,坐车8个座位,睡觉8个床,缆车最多8人……每次遇到这个梗就一定要吐槽一下。


上了缆车之后才发现这个缆车路程是那么长,而且从车上往下看,更能体会到井冈山脉的连绵不绝,那种感觉,或许只有身临其境才会体会到吧。无论是谁,每个人脸上都是那么的开心和激动,120快的索道票还是超值的。途中偶遇一个大叔站在没有什么防护的缆车生检查索道,不幸的是,大叔被我们调侃了……我们的”红色之旅”就是这样。


不过上了笔架山还是很不错的,绕着山边走了一圈,在两个观景台上俯瞰整个山脉的震撼,在玻璃平台上望下悬崖峭壁更是一种别样的感受,还好我不恐高,那这样的美景直接就错过了,还给二炮拍了一张看起来特别伟岸的照片,然而我就是拍照技术这么好,三炮也终于拍了一个不那么鬼畜的全身照,也是不容易。


我们在山上玩的不亦乐乎,不过最没想到的事情大声了,雷声滚滚,在山上听得格外真切,然后雨点开始窸窸窣窣的打在身上,然后我们一群人开始寻找藏身之所。山上的天气也是难以琢磨,一会停,一会下的,穿梭在林子中间,打着伞,各种难走,而且是木质的阶梯,很容易滑倒、踩空,但是我们却又津津乐道,各种调侃,各种玩笑,整个林子中除了雨点的声音或许就只有我们的笑声了。不过笑归笑,每个人也都淋湿了是肯定的,不过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直在林子中穿梭,上上下下的阶梯,弯弯曲曲,让我们怀疑是不是尔康带错路,估计那个时候只有我们在山上,来的早的回去了,来得晚了下雨没过来……跋涉了一段时间,还是到了岗亭,一群人气喘吁吁,每个人都发身上几乎都被淋湿,然而却又都欢声笑语的,此时也不枉二炮三炮的调侃说笑,这才是我们的旅程吧,风雨共济,又能怎么样。定格了一张照片,三炮蹲在岗亭中躲雨,二炮给撑伞,那个画面真的是印象深刻。


本来以为打雷天缆车不能运行,结果等我们到了缆车乘坐点发现,天气竟然好了许多,然后兴高采烈地坐上去,没有8个人一起做,每一辆车4个人,然后途中体验了一次空中悬停,当时那个激动,来的时候三炮说会不会在上面停一会,结果就给我们停了,依旧是这么给面子,顿时心情大好。只不过丧心病狂的人还在寻找检查索道的大叔,大下雨天的,打雷又刮风真的是难为人家大叔了。


一群人淋着雨,雄赳赳气昂昂地的坐车回到总站,总站那里买了好多吃的,注定今晚必嗨。回到大井时间还好,不是很晚,一群人还在路上逛吃逛吃,路边摊的臭豆腐倒是很好吃,忍不住,第二次出去的时候,又买了一次,话说爱上吃臭豆腐也是奇妙的,还一起买了个小小的钥匙扣,刻上了时间,记录我们即将离去的这个地方。这是最后一个在井冈山的晚上,明天的这个时间,当中有的人或许已经在车上了吧。


说嗨当然就是嗨,当然正直的实践还是要做许多正直的事情的,当我坐在阳台上的马扎上,膝盖上放着电脑,然后在那边写材料的时候,感觉特别好,屋内,还是各忙各的工作,不过工作忙完,就是属于我们的时间了。领队妞本来还是工作的,我们也是会打扰到,参与也不尽兴,索性将工作赶紧弄一下,然后就是8个人一起狼人。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天黑请闭眼“,只是知道,不称职的上帝都换了好几个,这年头,果然是上帝都难做呀。


只是可怜的二炮成了炮灰,每次的下场都是被票死,谁让他长得太猥琐,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吧。其实二炮每次说的都是有道理的,只是可惜英年早逝。本着正直的心态,还是赢了好几局,只是某个傻坨点情侣真的点情侣,这默契简直不需要说的呀,瞬间懂,瞬间赢……就这样,一直玩一直玩,不知道吃了多少零食,只是我们都在这欢乐中将一天的疲惫渐渐淡去,明天我们就离开这个套间,短暂的时间,却让我们觉得如此的美好,月色不也是如此美丽动人吗?


按照之前的计划,第二天早起去看了五龙潭,又是长长的石阶,为了能够看每一个潭,一群人选择了比较远的路,也更加的崎岖,中途还遇到一个热情的大叔,给我们拍照,讲了一些东西。从一谭开始往下,最后是仙女潭,在相机里,仙女潭显得格外的美丽,真的如同仙女一般,楚楚动人。唯一煞风景的就是谭上那个拍照片的广告音响,小哥也是不嫌累,可惜没人点他。


为了更加的接近潭水,在其中的一个潭的时候,我们都踩着石头走过去,触摸着水,清凉之极,走路走的满身是汗,这种时候某两个人竟然玩起了水,笑声此起彼伏吧,还是蛮欢乐的,本以为能够按照计划继续快乐的玩耍,但是一个意外,打破了这种美好。


由于姐夫家里要大扫除,一群人的箱子什么的还没有收拾,我们今天要离开,下午要住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去,收拾整理一下东西,当头一棒,没有提前说好,老板也忘记和我们说,所以最不顺心的一段路程,摆在了我们的脚下。本想缆车上去,但是自从做了前一天的缆车觉得这个缆车价格好不值得,前思后想,还是决定走回去。


很久的山路石阶,而且主要是往上爬的,谁都知道这是怎样的一段路,而且走的太急,尔康由于爬太快,身体也不适应,无论谁都是不愉快的,但是最后,我们还是一起走了上来。路中有个长寿泉,我把水到了全部接了泉水,不知道是对是错,总之,那是我发自心底的心愿,虽然是噱头,但是我愿意去祈祷和祝福这种噱头是真的。


最累最累的一段路,没有之一,好在姐夫能开车来接我们,还是很不错的,不论是姐夫还是老板态度都超级好,这也是我们顺心的原因吧,心情沉重地回去收拾东西,心情沉重地洗了个澡,一路无言,吃了个饭,箱子放在姐夫家里,下午包车接我们走,一行人继续踏上了下面的计划点。


不快很快的就过去了,我们又继续我们的”红色之旅”,但是下面去的地方确实是红色的——烈士陵园。很奇怪,我们在路上的时候能够说说笑笑,调侃一下众人,到了这个地方后没有一个人多说话,也没有说废话的, 每个人都在观看,认真的在看。或许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而我们也确实具有这种素质,该正经的时候,没有一个开玩笑的,这是尊重也是敬仰吧。看着在纪念堂里面跑来跑去的小孩子,大声喧哗,家长没有管的,心中不免不快,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能这样子,这不仅仅是孩子的问题,大人也是不对的。


去后山的时候,领队妞腿一直抽筋却也冒着雨一直在走路,心疼的很,却也知道她的性格,一直在坚持,好几次下阶梯差点摔到,但是也没说什么,还一直在和大家说话。雕塑林也算是了解了一下井冈山的一些历史,主要是听了一个导游讲的一些陈年旧事,天空丝丝小雨,却也符合此时的情景。当看到万人烈士名单的巨型碑,心里很震撼,是他们用生命换来我们今天的生活,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和不尊重呢,我不是在写作文,所以我不需要任何的夸张,那种站在面前的既视感,不是说说就能体会的。


一行人在井冈山的最后一站是博物馆,说是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去处就是博物馆,每个主题展厅都看了一圈,看到了好几个小小解说员,大概只有小几岁的样子,三炮这个男女老少通吃的人一直盯着人家不放,想想都为人家小孩子可怜,二炮总是那句“你真脏”,然后,然后就是欢乐的对白……


值得一提的是领队妞为大炮、二炮、三炮个拍了一张照片,一张是一门火炮,大炮站在那里欣赏,结果刚好角度问题,然后,你就懂得。众人看了,都丧心病狂的笑了起来,于是,就愉快的决定了,找了很久两门炮,没找到,最后折中办法,有个地下展柜放着一门炮和一挺机枪,然后凑合了一下,二炮过去拗了个造型,咔嚓,二炮也有了。至于三炮的照片,我也忘记是三挺机关枪(好像不是),应该是一门很长的山炮,比大炮拍的时候还大,卡擦,三炮也有了,然后,一个家族欢乐的就出来了,想想也是欢乐的要死。


小彪彪化身砖家叫兽的,眉飞色舞的讲解着各种东西。为啥说眉飞色舞,小彪彪总是在各种抛媚眼,这病也是没得治,不过至少我们都是在认真的看的,最起码没有随随便便的走一圈。看了各种领导人来井冈山的牌子,发现胡大大的里面那个啥(忘记名字,突然的,就算是想起来了也不改了)的牌子没了,后来还争论了一下,墙上很明显钉子痕迹,是被取下来的,果然成王败寇(虽然不能这样说)。博物馆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是各种领导会来的地方,总要有点底子,说起来井冈山开发的这么好,也是各种政策各种支持吧。博物馆的旅行如果结束了,就意味着井冈山要和我们说再见了,或者,我们要和井冈山说再见了。


姐夫很守信用的载着我们的箱子来带我们,送我们到火车站(当然付过钱的),很快,我们就要说再见了,车上说话的时候,大家也没有表现出来各种不舍,但是能看得出来,还是会有的,毕竟我们不是一起回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二炮、三炮、坨坨和尔康一起回上海,小彪彪和小肥各自回家,我们也不和他们一道。二炮的车是很早的,我们刻意提前到火车站,然后就是说再见的时候,可能也是对井冈山说再见,也是我们彼此说再见吧。


而剩下的四个人(我,领队,小彪彪,小肥)最早的车都是9点多,决定找一个钟点房(正直的钟点房)休息一下,毕竟还是天气太热了。我去跑了好多家,发现环境都差的要死,才发现,找的位置不对,还好火车站对面新开发的地方有一个宾馆,环境设施都很好,四个人拎着箱子也一起过去休息,回来的时候,我还看见了二炮他们四个进火车站,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我而已,尽管如此,我还是挥了挥手,说,拜拜。应该没有泪水吧,下着雨,把我淋湿了。


剩下的四个人和走了的四个人一直在群里说说笑笑,继续我们的调侃生活,也难得,一起谁新生群,即使水的人都是老腊肉,并没小鲜肉。小彪彪依旧是万游戏,抛媚眼,只是二炮走了,没人给他抛,相比他心里也是失落的吧。


剩下的不想多说,小彪彪9点多的车,提前出发了,而我们也去超市买了东西,在车站等了会,就准备回杭州了,小肥更是晚上1点的车,当时还真的是可怜剩小肥一个人在等车。时间不多,但是充满欢乐,因为领队妞的提前所有的计划、规划,我们的行程那么的舒心,本来不熟悉的人从认识到熟悉,也是难得,这是专属我们的几天时光吧。


QQ截图20160702182819

后记:

可能当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正在躺着休息,混混噩噩的,状态不好,去洗个澡。linux视频的事情搞定了,先准备好好休息。我们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8个人一起出去,但是我们都会记住这些的美好。从走路,坐车,三种旅游巴士我们都做了,山路、石阶,冲锋舟,缆车……等等

在笔架山上大雨的时候,我们聚在岗亭里面躲雨,那个感觉真好,二炮看三炮淋着了,给三炮撑着伞,这个画面或许是风雨中的温馨吧。

那几天不是永恒,但是却是不能忘记的生活和美好。

那几天很短暂,但是留下的友情却是弥久不散。

那几天很累,但是快乐在每个人的心头。

那几天过去很久了,但是我也忘不了我们经历的点点滴滴。

故居、黄洋界、竹园、造币厂、彩虹瀑、笔架山、五龙潭、长寿泉、陵园、博物馆……谢谢你们每一个人的陪伴,很久没有如此快乐和放松,谢谢!


2015.8.27

postbi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