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
天冷,
风扫残叶。
那年今日,
你背影匆匆,
是谁的天使,
如今,
又成了谁的嫁衣。
前世今生,
隔岸相望的悲愿,
演绎出无与伦比的凄美,
却将字字珠玑的誓言,
狠心地抛向万丈深渊。
在轮回的世间,
多少次,
身着华服,
多彩的姿态,
身旁是落叶起舞的翩翩,
转身的那一刻,
期待在背影面前,
是那熟悉的面庞闪现,
哪怕只有一秒,
即使过后远隔万水千山。


不禁想问,
在日后的生活里,
是否有人像有个人那样,
在那样疯狂的岁月里,
曾为你那样疯狂过。


天冷的时候,
心里是否还是凉的。
千年前,
他许给你的后世之约,
又能在那一世重演。
你的心,
还会是冷的一触即碎?


熙熙攘攘的人群,
改变了脆弱一纸之约,
你是否还在挣扎,
单纯地相信,
纵使憔悴了容颜,
来年的雨,
依旧会让你有重新再来的机会。


是时间太无情?
我曾站在风中,
想聆听蝴蝶的笑声,
如果没有忘记,
那是梁祝传颂的爱情。
可当风吹过,
飘过我耳边的,
却只有蒲公英的哭声。


是时间太无情,
当你认为永远不会忘记,
却早已飘散而去,
想伸手去挽留,
抓住的,
只有虚无缥缈的记忆。
在不经意间伤害了的花蕊,
留下生命的伤痕,
就得不到今生的芬芳。


当往事不堪回首,
彼岸不再有夙愿,
悲伤如同淅沥组成河流,
默默地陪着风儿,
流过下一个渡口,
顺着宿命……
那笑容,
却透着一股凄凉。


天边的夕阳,
总在彷徨的徘徊之际,
带来一丝慰藉的绽放。
有些缅怀,
只在心里停留过。
有些时光,
往往走的太匆忙,
留下的伤,
只能允许你在彼岸遥望。
当不再向往,
冷风也会变化无常。


一纸散不尽红尘,
尘缘飞花,
在指尖流转的苍白中,
又会飘落了谁的等待。
梦里花纷落,
却凉透心扉。
人去楼空,
只想和流逝的岁月挥手,
不想轮回的再次回头。


如果时光能重聚,
谁愿在孤独的尘封中独醉。
岁月的长河,
匆匆的光阴,
暗夜里的陨星,
看的风淡云轻。
当缘分在尽头,
何必再想着停留。
当明天不再有,
谁还会挂念前日的煮酒。


昨日的不期而遇,
送你今朝的慷慨咏鹅。


“蝴蝶为花碎,
花却随风飞。”

——postbird 20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