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
兄弟,
我们好久不见,
你在哪里,
嘿,
朋友,
如果真的是你,
请打招呼


有人对我说过,
再要好再长久的朋友,
也有时间与空间的隔阂。
让你难过的事情,
总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
现在我坐在你们身边,
微笑着倾听你们之间的故事,
默默地祝福。
爱情和友情像是乘法,
一方是零,
结果只能是零。
能牵手的时候,
请告别肩并肩,
能拥抱的时候,
请告别手牵手,
习惯成自然。


天凉了,
再大的热情也随着南飞的鸟儿们消失了,
嚼着曾经的滋味,
谁曾知道,还会有什么结局在等着我们,
总说学会生活,
总说难得快乐,
总以为天晴会带来所有好的结果,
一年,两年,三年……
现在成熟的面貌何时早已成熟,早已忘记,
时间是一把利刃,
生生剜去心头的点滴,
天涯一方,或许,某天,
在一个崎岖的乡间小路尽头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望着家乡的方向,突然,
想起某个人,某件事的悲伤,
不喜欢悲的结局的下场,
永远是带着内心的伤,
不想和现在的你分离,
可是又有谁能给我未来的希望,欢歌笑语?
“我叫栾秋慧”,读“luan”,不读“lan”,
这句当时世界的个人独白,
又有多少人还记得?
或许有一天那个场面会突然消失在我的面前,
那就再也不会有笑容绽放时的安详。
谁曾想过,三年的劳苦,换的一生的情谊,
这三年,又怎么会是简单的朋友两个字能概括的,
我说,
我们算什么朋友?
一分一秒离不开?看不见彼此会难受?
还是一两年不见面,碰面了,世界便是美好的?
或许我们就是这么矛盾的人,
你说呢?
有人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可我宁愿就这么站在门前,
望着屋里的那个灿烂的模样,
即使不能触碰,哪怕笑一笑也会很美好。
看着白云走来走去,
我总希望风一只刮,雨一直下,
希望我们正直青春的的雨季,
不要留下时间的伤疤,
那个人,
永远是笑着的,
对于一个不喜欢悲的结局的人来说,
是多大的幸事,
总会天各一方,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有你也有我,
也许只有你只有我,却也再也没有遇见的可能。
总是在期望,
某一天,伴着温暖的阳光,
或许相视一笑,
便早已显出了万般的思绪。
按照情感剧的发展,
或许还会有一个你欠我的拥抱,
只是不想让自己含着的泪眼扫过你的面庞。
总害怕那个泡影,
太阳再强烈,就会刺破它,化为乌有,
其实,泡影,又能怎么样,
影子可以伴人一生,我们又会怎么样?
站在栏杆前,
望着远方的晨光,
用手指着家的方向,
那是我们的友谊开始的故乡。
无论身在何方,
都忘不了那个模样,
或许,某天突然兴起,
一张机票,
奔赴你的机场,
或许只看一眼,
也许只是在你门前站一会,
就会离开,
那也是心灵的抚伤,
即使沉于世界的角落,
心里也有一片天堂为你点亮。


祝你幸福。
祝你们都幸福。


postbird-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