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于2016-7-2由旧站迁移(自动迁移机器人)


上次说过,接下来的每一次的blog都会写写那些相隔一方的朋友们,之后还跟菜菜通了个电话,感觉还不错,成绩也不错,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还是替她很高兴的。之后基本上的顺序是从高一开始吧,除了羔羊是高二才认识的,以后应该都会按照这个顺序,排名无先后,想起谁就写写吧,当做给自己也给朋友的一份礼物。至于初中,就这么过去吧,已经不想回头。写写谁呢?昨天整理照片,突然发现了那天和一个人去陆家嘴拍的,看着这个人,心里想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文章中不会涉及名字,像菜菜和羔羊一样,用什么来称为成了大难题,因为我都是叫名字,姑且称为二叔吧,这个称号是下次要写的人给的。


 

为什么用这个标题呢,下面再说,先说说我和二叔怎么认识的吧。二叔比我大一岁,94年的,因为初中转校的时候,留了一级,各方面都挺成熟的,想的也多(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感觉)。刚上高中的时候,只记得二叔那销魂的刘海,还是很不错的(偷笑),脱离话题了,最初不是很熟悉的两个人,可以说上半年都不怎么有交集吧,最近的交集是我们的寝室离着很近。本来两个不是很熟悉的人,被调了座位,调到了一起,当时想,都不怎么熟悉、没怎么说过话,还好那时候已经没有了害羞这种说法,二叔性格挺好,说着聊着,慢慢的就熟悉起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接着写的,不是一天)貌似是上半年后面的时候成了同桌,我们说话有点多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进了一堆女生中间,也不知是该喜该悲,毕竟班里还有40多女生,上次说了,那个时间段因为一些事情,开始混迹在各个角落里,江湖上俨然到处都有我。


 

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情,第一次是因为我和二叔的发型有问题,被迫两个人都出去剪了头发,那惨象,真的是不忍睹。回来后,都是低着头回来,像是犯了什么大的罪过一样,其实还好吧,只不过,坐在前面,看着闹心(这个理由也许才是最好的)。慢慢的太过于熟悉,说话什么的也就不是很注意,之前还是很注意说话的(哪像羔羊这个崽子),问题就来了,平时的小摩擦还是会引起争执,天了噜的,鬼知道那天跑个操怎么就吵吵起来了,还动了手,想我那么老实的孩子,哎,闹得挺凶的吧,人家还以为我们要决裂的时候,上了节课,突然该干啥干啥,说着说着笑了,笑着笑着拍了拍彼此,然后,一切又平常了,或许这才是应该有的感情吧。


 

跟二叔只有一年的同班同学的时间,下半年就这么分开了,还想着说能分到一个班,那不是感情好的很,预想总是好的,跟着菜菜就走了,二叔去了凤文那里,我呢,不提也罢。不过听说二叔后来的日子过得挺舒服也挺不舒服的,凤文管的宽,我们大早晨屁颠屁颠地跑去上课的时候,他还在呼呼的睡觉!只不过凤文对他太照顾,当时还幸灾乐祸了一番,觉得不错。


 

之后和二叔的交集不是很多,隔着楼层,距离也很远,偶尔能够见面的就是体育课一起上的,平时走路、跑操什么的,不是很勤。一般的朋友在这样的时间段里就会慢慢的淡开吧,谁让咱不是一班的呢,注定与一班无缘了。和二叔属于平时联系不多,但是有事情绝对的可以信得过,可以找得到帮忙的人。和二叔之间还有很多其他的故事,我在出事情的时候,二叔肯定不会过来问我怎么,而是会说,我帮你怎么怎么样……对我来说,足够足够了。有人说过,我们两个人看起来性格很不合的样子,怎么会这么好,这倒是没怎么发现,管那个呢。


 

不想说太多,不是因为没有很多故事,而是很多事情我知道,二叔知道,这就够了。说说这个标题的名字吧,为什么呢,自己猜吧,我想二叔是肯定知道的。


 

顺便提一句吧,让我很感动的是,那之后每年的生日都是二叔陪我过的,或许生日当天我没有时间,那就把时间挪到了别的日子,总之,我的每一个生日,都会有一个二叔在,或许还会有一个人,那个人也是后面要写的,只不过没有想好,因为二叔我和她认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当然是正常的关系),算了,再说吧。每次过生日之前,二叔都会找我,问我什么时间有空blabla的,特别感动,虽然每次他的生日我都不知道在哪里……


 

今年注定不在家,希望回去的那几天能够出来聚一下,就足够了。


 

说这么多吧,现在没有时间,也不知道过几天会不会有时间,愿岁月安好,他还过得好吧,最近一次见,也就是二叔来上海了,据说瘦了,没看出来,我说我胖了,那时候我真的胖!被二叔嘲笑了,哼!听说谈恋爱了,想我二叔也是痴情的人,哎。


 

         兄弟难当。

愿你一切安好。

——Postbird for 二叔 2015.6.29